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养生

北京非法墓地建活死人墓为应付检查图

发布时间:2019-06-09 16:41:01
宝宝反复高烧
宝宝反复高烧
宝宝反复高烧

11月14日,昌平崔村镇华夏龙苑墓地,工人正在施工。当地村民反映该墓园盗用在世村民名字建活死人墓,以应付上面检查。新京报 侯少卿 实习生 王飞 摄

非法墓地遭取缔后继续建,多位在世村民被建墓立碑;墓地工作人员称此举为应付检查

核心提示

王和燕(化名)和代淑芝的名字,被用金粉写上墓碑时,其实她俩都还好好地活着。

为她们立碑的是麻峪村后山的“华夏龙苑”墓地,这个墓地因村民举报,曾在8月份被昌平民政局认定为非法墓地并取缔。但三个月后,墓地又将满园的碑立了起来,还出现活死人墓和有名无骨灰的空墓。调查发现,该墓地之所以出现活死人墓和空墓,是为了凑数满足本村村民埋葬率,以取得农村公益性公墓证。为何费尽心思拿个证?在公认的风水宝地昌平,一个墓穴动辄炒到10万元,暴利使得只允许安葬本地人的公益性墓地,也加入了分羹的行列。“死者为大,埋进去总不至于再扒出来吧。”

“新开的墓地把你名字写到碑上去了。”11月12日,村民告诉王和燕这个消息时,她有些错愕。这个农妇50多岁,身体健康。

“新开的墓地”是指村西北翠华山的华夏龙苑。13日下午,将信将疑的王和燕来到华夏龙苑。她看到这个尚未完工的墓园墓碑林立,足有一千多个,有几百个上面都写着已故麻峪村民的名字。

其中一块黑色的花岗岩墓碑上,她找到了用金粉写就的自己的名字。

后山的活死人墓

王和燕的家人开始选择向政府部门举报这个墓园,“村里不只有我们家碰到这恶心事,太缺德了。”

在华夏龙苑的碑林中,王和燕还找到了已故丈夫的墓碑。其夫去世后,被安葬在了麻峪村后山的江石峪集体埋葬点,按照乡俗,王和燕的名字也被一同刻在了碑上,只是她的名字并未被描色。

麻峪村村民说,今年五六月份,村里传有人承包了村西北侧翠华山下的荒坡,要建成一个公益性墓地,埋葬在周围的已故村民的坟要迁过去。

“农村素有 迁坟易动风水 顾虑,迁坟遭到村民们一致反对。”多名村民证实,后来,又有人传出墓地建设方悬赏千元动员迁坟,“没听说谁家把坟迁过去。”

王和燕丈夫的墓确确实实还在江石峪,这里怎么又有一块他的墓碑?

王和燕很愤怒,质问华夏龙苑的管理员,凭什么不通过家属就立碑?为什么把活人的名字也写在墓碑上。

对方支支吾吾,并不认账,说这是重名。王和燕报警,“民警来了,一瞧说这案可办不了,这是大事。”

此时,墓地方一个负责人问她,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谈。

代淑芝,吕凤仙,她们和王和燕一样,被立了活死人碑,只是这两位70多岁的农妇已无力折腾。

在华夏龙苑,除了活死人墓,更多的是给麻峪村已故村民立的空墓,就像王和燕丈夫一样,只有碑,墓穴里没骨灰。还有原本合葬的村民,在这里被分开立碑。

多名村民说,他们打听到的消息是华夏龙苑没获得政府批准,为了形成既成事实,就将葬在村周边已故者的名字,誊抄了一份刻上华夏龙苑的墓碑。那些活死人墓,则是誊抄原有墓碑的工人不明就里,以为老墓碑上的名字都已故去,移花接木,结果给弄岔了。

村民称,华夏龙苑旁原本就有一个公益性公墓,还有空墓,根本不用再建一个。“他们根本就是打着麻峪村公墓的名义向外卖墓地。”村民称,这块地是在村委会主任李广栋主持下承包出去的。

“为了应付上面检查”

“我们这是给老百姓做好事。其实在这弄墓地赔钱。”土地承包方一王姓男子说。

活死人墓是否如村民所说为凑数搞了乌龙?

在前期调查中,曾到华夏龙苑探访,一名叫小郑的管理员在极力向推销墓地的同时,也证实该墓地还没拿到政府审批。

小郑说,给很多麻峪村村民立碑,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我们说这里是麻峪村的集体埋葬点,满足这个要求,得具备一定的本村村民埋葬率。

“村民来找又怎么了,这世界上重名的多了去了,他怎么证明碑上写的这个人是他或他的亲属,民政过来查,能和村里的人名对上就行。”

当21日再次到华夏龙苑表明身份采访时,小郑一直瞄着一旁的一名男子。

这名自称姓王的男子说自己是这块地的承包方北京万隆公司的,“我们其实是想利用墓地旁的那一大块荒地,那块荒地上有不少村民的坟,我们要把坟迁出来,然后在这块地里种树。”

他不承认华夏龙苑在卖墓地,“我们没卖过,公益性墓地不允许对外卖。”

称已有证据表明华夏龙苑向外销售墓地,王姓男子面不改色,改口说确实有民政部门和镇政府来查过,“截至6月份我们就卖了70个墓地,从那以后没再卖过。”

对随后抛出的“你们的工作人员前天还在向来人推销墓地”的质疑,王姓男子瞪眼否认。

“一切事你都可以去问村委会主任李广栋,他都知道。”对于提出的其他问题,该男子一概称不知情。

但据之前小郑所讲,这块地是万隆公司以数百万元的价格从村委会承包的,按照一期规划2500个墓地计算,即使是以该墓园对外宣称的格9800元向外售出,也能卖到2000多万元。

“跟你说,我们崔村镇,有几个村子的支柱产业就是卖墓地。”11月21日,麻峪村所在的崔村镇政府,一名镇干部透露,在昌平当地,没取得资质就开工建设墓园并向外销售墓地的情况并不少见,“一个墓穴几万元,那都是钱。”

该干部称,目前,允许向外销售的经营性墓地较贵,像华夏龙苑这样的非法墓园,因价格便宜很受欢迎。

严查公益墓地对外卖

“不可能说违法建墓者把规模整大了,民政部门有朝一日就会为其 转正 。”

走访多个只可安葬本地人、不可对外销售的农村公益性公墓发现,“给钱就卖”的情况比较普遍。

华夏龙苑旁的华夏陵园,就是一个建园近20年的农村公益性公墓。19日,华夏陵园的现场负责人老张对说,这里的墓穴也可以对外卖,一万多一个。称担心之后政府会找麻烦,老张大手一挥,“你放心,不会,死者为大,只要埋在这,不会再让挪走。”

老张指着陵园里的几座墓碑说,看,那些埋的都是外地人,“我们这很大一部分都是外地人的墓。”

而根据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2001修正)明文规定,公益性公墓的管理者不得利用公益性公墓从事经营活动。

随后,还探访了盘龙台公墓、桃峰公墓,这些农村公益性公墓对外销售已成完整服务体系,有的甚至配备了班车往返市区,供外地选墓人搭乘。盘龙台公墓一工作人员声称,一半的墓地都卖给了外地人。

昌平区民政局殡葬管理办公室主任吴志勇说,他们也在对公益性公墓对外私卖的情况进行严查。

对于麻峪村的墓地,他表示肯定是非法的。因为从2002年开始,昌平区就没再批过任何一个公益性公墓。

他还出示了区民政局关于取缔华夏龙苑的决定书。另一份材料上,民政局到华夏龙苑执法时的照片。吴志勇说,对于华夏龙苑,“再大规模它也是非法墓地,有违规情况我们肯定会查处。”

崔村镇党委宣传委员老杨说,麻峪村墓地的事是今年5月出来的,民政局接到村民举报后反馈给了崔村镇政府。经查明,在崔村镇麻峪村行政区域内,土地承包方北京万隆汇丰文化有限公司在其承包的麻峪村土地上私自兴建墓地及附属用地,占地面积约200亩,墓地约占面积6亩,截至6月,共建墓地约800个,已经售出70个,没有埋葬麻峪村村民,因此不是集体埋葬点。

老杨说,镇政府了解到情况后,对麻峪村墓地进行了检查,镇党委、政府要求其停止施工,自行拆除,安排专人对施工单位进行巡查和看管。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请民政局协调区土地局、规划局配合执法,对违法者依法处理。

有村民说,正是这份调查,让华夏龙苑开始为麻峪村已故者设空墓,并闹了活死人墓的乌龙。

对于华夏龙苑里那些已经完成安葬的墓地,昌平区民政局殡葬管理办公室主任吴志勇称,民政部门只能对那些墓地现状封存,并不再让违法建墓者继续向外销售墓地,“消费者购买这些无资质墓地,权益根本得不到保护。”

本版采写/新京报 吴振鹏 张永生

凯恩进球助表兄中5千英镑大奖

加总:沙拉维和切尔奇的交易受阻

巴克利:联盟应马上取消裁判报告

凯恩进球助表兄中5千英镑大奖
加总:沙拉维和切尔奇的交易受阻
巴克利:联盟应马上取消裁判报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