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金融

美食掌门人第299章养身汤

发布时间:2020-01-24 16:13:46

美食掌门人 第299章 养身汤

曹兴邦是个高手,这一点毋庸置疑。

虽然他现在的工作多以秘书的职位为主,可他的根本却还是当初的那个贴身警卫。

做为了一个警卫员,别的不说,光是手上的功夫就不能软。否则,一旦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如何能保证首长的安全。

别看他现如今动手的机会不多了,可这手上的功夫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更进了一步。

要说这家伙五岁起就开始练拳,却因骨骼未定型体的原因只站桩法养体,从内劲起修,不炼明劲,直到如今,已经是内外兼修。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吃完东西之后,体内突如其来的一股微弱的清凉气息即时就引起了曹兴邦的注意与戒备。

“咦?这是……”当他鼓动气血打算将这股不明来历的气息控制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居然与自身的气血水**融了起来。

虽然,在两者融合之后并没有太明显的变化,但以曹兴邦的内劲修为自然不会错过那常人无法发觉的细微变动。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没有将秦晓伟打算送给安家的养身汤放在心上的话,而在亲身体会过之后,这家伙自然重视了起来。

要说安和平身为首长,自身虽然也跟着高人学过一些常人难得的养生之法,但毕竟岁月不饶人。

即便有着完善的医疗措施,可年纪一大难免还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可也正是为年纪大了,有很多的手段都用不上。甚至就连滋补和调理也不得不谨慎而行。

至于练拳的事情,曹兴邦当初到不是没提过,可架不住安老爷子他自己个儿不愿意啊。

还说什么如果不能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这人活着有什么劲,还不如早点埋土里省事。

这也难怪,真正的练武之人,就象那句老话说得一样“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甚至就连日常的饮食都是很有讲究的。

以安和平那种老小孩的性格,哪里受得了这种罪。要不是顾忌着自己的身体对安家的重要性,就连那些养身功法多半也懒得理会。

对于一个真正的高手来说,这药理药性即便不精通可最少也是懂得。等曹兴邦细细体会了一下面内的变化之后,更是对这养身汤功效有了些概念。

当下,不动声色地冲着沈星婷他们笑着说道:“我有点事想和小木头他们俩单独聊聊,你们看……”

不等他把话说完,沈美眉很是配合地站起身说道:“既然曹叔叔有事要谈,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一会儿走的时候,再来给您送行。”

说完,瞪了正在那里有些赖着不想走的赵飞一眼,然后率先就走出了包间。

等三人离开并将包间的门从外面带上之后,曹兴邦正色说道:“小木头,你这面中是不是加了那个什么养身汤?”

“曹叔,您猜得没错,这面中我是加了一点养身汤。”秦晓伟点头笑道。

而一旁的安馨则忽闪着大眼睛,说道:“怎么样,曹叔,木头弄得这个养生汤还挺有用的吧。”

“呵呵……有用,确实有用。”宠溺地看了对方一眼的曹兴邦又说道:“小木头,听你这意思,这养身汤加得并不多?”

“是不多,每碗面中大约也就一滴的量而已。”说到这里,知道对方疑问的秦晓伟又解释道:“不是我不想多加,只是普通人每次服用的量不能多,否则有害无益。”

别看他这话说得挺玄乎,但在曹兴邦眼里这样才正常。毕竟打小练武的他,不管是外敷还是内服的药可都吃了不少。

所以,“是药三分毒”、“过犹不及”等等之类的道理这家伙自然是明白的。

“那不知道这养身汤的具体功效,还有服用禁忌和用法方面有没有什么说道?”曹兴邦又问道。

“功效吗,汤如其名,养身之用。禁忌方面,到是没有什么。至于用法,炖汤时使用效果最好。”秦晓伟解释道。

听了这话的曹兴邦沉吟了一下,心中顿时有了盘算,当下笑道:“呵呵……小木头你这回也是有心了,不错,很不错。”

而一旁的安馨在看到自己的男友被称赞时,这心里可比自己被夸赞还要来得高兴。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时兴奋之下,她说道:“曹叔,这汤还是木头怕我爷爷和爷爷受不了药效特意稀释的,不然,效果更好。”

这话一说,旁边秦晓伟的眼神顿时有了变化。要说这原版养身汤的功效他自然最是清楚,原本这家伙可没想过要把这玩意给推出去。

否则,秦晓伟也不会又费事把原版的养身汤用其它的配料给稀释再送出去。而安馨眼下这么一说,不引起注意才怪。

果然,听了这话的曹兴邦眼神一凛,说道:“小木头,小馨说得可是真的?”

“呵呵……曹叔,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事到如今,秦晓伟知道隐瞒也没用了,当下坦然地笑道。

而这时,也意识到自己貌似多嘴了的安馨,苦着一张小脸,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满是歉意地看着自己的男友。

给了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秦晓伟也知道不能怪自己的女友。谁让自己当时也忘了强调要保密。

而一旁的曹兴邦看着这两人的眼神交流和表情变化,心中不由暗叹道:“还没结婚就听话成这样,以后怎么好哦……”

不过,感叹归感叹,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安馨口中所说的,那种未被稀释的浓缩版养身汤到底功效能好成什么样子。

于是正色地说道:“小木头,不知道这浓缩的养身汤你能不能给我一些?”

“曹叔,不是我小气,只是这汤普通人真的不能喝,以害而无益啊。”秦晓伟语重心长地说道。

而一旁的安馨则连连点头附和道:“就是就是,曹叔,我就别为难木头了。”

“女生外向,这话可真不假啊……”带着这样的感叹,曹兴邦说道:“小木头,是不是不是普通人就可以喝了?”

“不是普通人?”听了这话的秦晓伟先是一愣神,随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孔霆勋和华青衣,这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曹兴邦微微一笑,随后曲指一弹,竟然发出了轻微带动空气的脆响。

接着就听“咣当”的一声,他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面碗瞬间裂成了好几瓣。

“我晕,这是……”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秦晓伟两眼顿时瞪的溜圆。

别看他在培训空间里接受官静的培训,一身足以让健美先生汗颜,极具美感与力感的肌肉线条,可要说一指弹碎明显不是假冒伪劣产品的面碗,这家伙可做不到。

到是一旁的安馨到是见怪不怪,反而一脸埋怨地说道:“曹叔,你又搞破坏了,多好看的一个碗就这么碎了。”

“呃……”只想着证明自己不是普通人的曹兴邦,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而秦晓伟到是两眼放光地说道:“曹叔,你这是不是内功?还是传说中的一指禅?”

“小木头,你看多啦,这只不过是国术罢了。”曹兴邦笑着解释道。

“国术?不是武术来得吗?”

“不表演只杀敌的才是国术,外面那种武术确切的说应该只是表演性质的舞术而已。”曹兴邦比划了一个舞字,接着就将国术与武术的区别又说了说。

与对这个一点兴趣也没有的安馨不同,身为男人的秦晓伟对这种极为热血的运动却是相当得有兴趣。

之前在培训空间里到官静到也教了他一些实战格斗的技巧,可相比较而言这国术明显更牛掰。

当下他说道:“曹叔,那不知道我能不能跟你学学这个国术呢?”

“呵呵……以你现在的身手,在普通人当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哪里用得着学这个。”曹兴邦笑着说道。

“呃……”听了这话的秦晓伟到也没有在意对方如何知道自己身手的事情,而是眼珠一转,笑道:“嘿嘿……曹叔,你看要不这样吧。”

“我呢,供应一些原版的养身汤给您试试,而做为交换,您呢,就教我一些国术。其实,我想学这个也是不光是爱好,也是想着以后多些自保的手段不是。”

“哦?”听了这话的曹兴邦略一沉吟,随后笑道:“教你些国术到并不是不可以,学会一些将来也好有点实力去护着小馨。”

“只不过,国术不比武术,没有人指点的话即便是给你相关的国术典籍也是无用。可要是指点你的话,不说时间上的问题,你可愿拜师?”

“啊?这个……”以秦晓伟懒散的性子,虽然对神秘的国术很有兴趣,但让他拜人为师却是不愿。

更别说曹兴邦他们都是老狐狸,相处的近了、久了,天知道这空间的秘密还能保持多久。

所以,他略一思量之后,说道:“曹叔,要不你看这样吧。我也不奢望能拜师,只要给我一些国术的典籍就行,要是能有些视频资料那就更好了。”

要说以曹兴邦的身份,普通指点精通无所谓,可真要教些核心的东西就牵扯到一些名分上的东西了。所以,这话一说出来,无形当中到是合了他的意。

“这样啊,也好。等我回去之后就把资料传到你的邮箱里。不过,我可把话说前头,国术这东西不比武术,光靠自悟是没用的。”

“好在你多少也有些基础,即便学不到精髓,只要悟性不差,从中到也能借鉴些经验,对你也是很有好处的。”曹兴邦点头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曹叔,您稍等一下,我去把那养身汤取来给你。”说着秦晓伟就要起身去车里取东西。

而曹兴邦却是把手一摆,笑道:“好啦,这汤的事情先不急。反正你总得给我,到是这东西的效果你能仔细地说说吗?”

“效果?曹叔,我刚刚不是说了,这汤啊就是滋补养身的,用得也都是一些上好的药材与食材熬制并提纯出来的。”秦晓伟半真半假地说道。

虽然这原版养身汤被女友透露了出来,可他早就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让加工坊赶工出了一批稀释养身汤的加强版。

反正在这家伙看来,这原版养身汤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秦晓伟可不想这么容易就将自己的底子给交出去。

再说了,就算这养身汤的汤方交了出去,没有空间出产的那些药材和食材做为原料,弄出来的成品效果也远远不可能与正版相提并论。

更何况这汤方跟养身汤本身一样,反正也没有人见过。到时候就算是稍稍变化一下,降低点效果谁也发现不了不是。

而曹兴邦听了这话的之后,看了看对方的表情和眼神,心中到觉得有可能这汤的功效眼前这位后辈并不知情。

可刚刚那面吃完后的反应却又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思来想去,他觉得有些事还是不问的好。反正有了样汤之后,功效什么的总能验证的出来。

所以,这家伙就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好吧,这面也吃了,事儿也说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小馨,我们这就起程吧,免得耽误了时间。”

“啊?曹叔,这就要走了?要不干脆吃了晚饭再走吧。”虽然也很想家里的爷爷和那个让自己又气又念的父亲,可眼瞅着分别在即,安馨哪里舍得啊。

看着那苦着的小脸,曹兴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过是回去过个年罢了,又不是不回来了。”

而一旁的秦晓伟则在感受到女友的心思之后,也顾不上有长辈在场,上前握住对方的双手,并凝视着对方明媚的双眼说道:

“小馨,曹叔说得没错,小年过后你不就回来了。别忘了是谁昨天还念道着想爷爷想爸爸了,怎么,这会儿就舍不得走了?”

“可是,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没人管着你了。”看着男友的眼神,安馨嘟着嘴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可不许跟别的美眉多联系哦。”

“呃……”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曹兴邦,发现对方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之后,暗松了一口气的秦晓伟连忙说道:“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哼哼……也不知道是谁出去一趟还跟人家一起吃饭,回来时居然还带个了小美眉。”一脸怀疑表情的安馨扳着指点说道。

别看她表面上对自己男友坦白的有关章泽恬和朴慧贤的事儿不太在意,而且对对方也是信任有加,可出于女性的天性,这心里不吃醋才怪地。

“哈哈……小馨……”眼瞅着一股酸气扑鼻而来,秦晓伟当即指天画地的表明自己的忠心。

好在这恋爱中的美眉最是听不得软话,这不,很快那四溢的酸气就被一扫而空了。

而一旁的曹兴邦越发对安馨的沉沦暗自摇头得同时,有些受不住这小两口卿卿我我的他,不由咳嗽了几声,以提醒自己的存在感。

可惜的是秦晓伟脸皮厚根本不当回事,而安馨则是压根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长辈,所以只是吐了吐香舌做了个鬼脸。

被两人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的曹兴邦笑着说道:“小木头,这养身汤我劝你最好保密,否则,一旦被人知道了,恐怕会惹出不少事端来,小馨,你也一样,听到了吗?”

“不是吧,曹叔,不过是点滋补的汤罢了,就好像我给安爷爷准备的补酒,至于要保密吗?”继续装傻充愣的秦晓伟说道。

而一旁真得是不知情的安馨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曹叔,木头的补酒已经送了不少人,也没见到有什么人注意啊。”

“这个……”思量了一下觉得这事儿还是别说得太多,以免画蛇添足的曹兴邦点头说道:“你们啊就别管为什么了,按我说得话办就行,难不成我还会害你们吗?”

“哦,知道了。”面面相觑了一下的秦晓伟与安馨两人,不约而同地点头说道。只不过,他们一个是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另一个则是完全不知情罢了。

等接到曹兴邦和安馨要离开的消息,沈星婷他们那里赶过来送行之后,借着送上一程的借口,秦晓伟开着骑士掠夺者就跟在了那辆奥迪的后面往城外驶去。

可能是知道这一回的分别没个十来天是回来不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安馨,可怜兮兮地叮嘱着男友每天要打,晚上要视频聊天等等之类的事情。

等车子行至城际公路出口时,找了个加油站趁着补充了点汽油的机会,秦晓伟这才将新鲜出炉的稀释加强版的养身汤给送了出去。

而这回的加强版从色泽上看与正版养身汤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清澈而通透的碧绿色液体被装在一个比成头略大些的玻璃酒葫芦里。

接过养身汤的曹兴邦打开瓶塞放在鼻前轻嗅了一下,就觉得一股子沁人心脾带着丝丝凉意,即非药香又非汤味的清香扑鼻而来。

体会着那丝清香进入肺腑之后所带来的清凉与舒爽之感,他心中不由暗忖道:“说不定这东西真得能让老爷子的身体有所起色,这样一来,这小子算是无忧喽。”。.。

更多到,地址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岳成堂
巴林左旗中蒙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子宫衰老怎么治疗
岳阳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