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历史

春秋家访之后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4:20

(一)  他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堂堂正正的师范毕业生,居然被一个五年级的小女生困在了屋子里。这叫什么事?他愤怒!暴躁!有那么一刻想给她两巴掌。但是他克制住,因为他不能成为一个品格上有缺陷的老师。  “打开门!”他再次命令。他可不想成为大众口里的禽兽教师,被人骂猥亵学生,下流可耻。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传出去会怎么样?会不会对他的人品有影响呢?答案是的。在所有人的思想里,作为一个未婚男教师,到女生家里家访,这事听起来就很有故事。  女生不但没有听话,反而更进一步逼近童络。她的眼睛里布满的是恐怖,是凶恶,甚至还夹杂着某种成功后的得意。  “老师,您别装了!我知道,您这样的人多了去了。装着为人师表,满嘴的教书育人,却总喜欢在没人知道的时候做些见不得人的事。现在好了,您不是要好好教育引导我吗?我自动给了你不是更省了你以后的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名了吗?”  “我再说一遍,把门打开!”童络压抑着打人地冲动,再次命令她。叫玫玫的女孩只是放肆地冷笑。童络总算清楚了同学们口里的事实,这个在班级里前几名的学生,近一段时间变得很怪,怪得大家都觉得她被魔鬼附身了。童络刚分配来学校不到两星期,一次面都没见过她,本着“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则,他在一些人的言谈下要做一次家访,结果家访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他被女孩困在了她屋子里。玫玫爸妈不在家,家里除了她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所以她做什么都没人会干预!  刚见到她时,他被她脸上的冷漠吓到了。一个正直阳光灿烂的少年,脸上居然会有这么淡漠、冰冷的表情,让童络不得不为女孩的未来担忧。话没说几句,她就突然间疯子般反锁上门,把钥匙从窗口处扔了出去。  童络做梦也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玫玫坦然自若地坐在床边,翻着课本。课本?童络看到她手上的课本,感觉心很痛。她没有把课本丢掉显然还渴望学习,可是她为什么又不去学校上课呢?  “玫玫,咱们好好谈谈好吗?”童络心平气和地想要和她沟通。  “好呀!您说吧!”她好像对谈话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顶多就像是听一段不怎么好听的评书。“玫玫,你爸妈在外面常给你们通电话吗?”提到爸妈,玫枚脸上换了忧伤。“你都十四五岁了,应该明白你爸妈在外的艰辛,对不对?”  玫玫垂下头,双肩在抖动,小声地抽泣着。童络见有效果,进一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玫玫,我听说你一直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也一直是你爸妈眼里的骄傲。我相信你不会让爸妈担心难过的,对不对?”玫玫终于失声大哭,哭声引来了几个男人,他们恰到好处地砸开了门……  (二)  “事情就这样?”童络很无助地向校长陈述整个过程。校长感到很遗憾地对他说:“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们也觉得很无奈。”  “校长,这件事情只有玫玫说得清楚,我想你们可以去找她了解情况。”  校长摇摇头,表示惋惜:“已经去见了,那孩子一直哭,什么也不说。”  “他怎么能什么都不说!”童络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这样吧!你先暂时停一下课,等风声过了,我们再想办法。”  “您什么意思?”童络一下站起来:“你们当真以为我……”他愤怒地说不出话。  校长狐疑地瞟着他,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童络很悲愤地拍着桌子:“我童络不是衣冠禽兽!”  校长冷冷笑着,没有说话,但表情全是不屑。  童络再不想看他的藐视,摔门离开。  (三)  童络沮丧地走出学校,踉踉跄跄地走在马路,悲痛地想着自己的未来!  都说现在就业竞争压力太大,他当初选了同龄人认为太古板的职业来读,因为在他家乡的小学里还有代课老师,他觉得这个没有竞争力。他紧赶慢赶,毕业后就参加招教,很幸运的当年毕业。他要回家乡支教,父母不同意,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甘心。难道拼命努力的结果只是回到家去做一个乡村教师吗?  他在分配前一天去拜见他的初中老师,一位退休老教师。那天在老师面前他喝多了酒,哭得很凄惨,他说他白做了人,没能让父母人前显贵,没给让自己脸上有光。  老师很同情他,也想帮他,后来果真托了关系去找了某镇有名的一所中学校长,讲了他的情况。童络进了这所中学,从此神清气爽,精神百倍。万万没料到,在这个当口竟发生这样的事。真是衰!他诅咒着命运之神,等待着校方的通知。那也许就是一条决定他命运的通知,他也必须等着。  一个星期后,他以人品问题被学校辞退。他很愤怒,向校方提出抗议,结果被抓进派出所管教了几天。童络在所里时,一直在思考自己的问题。是自己错了吗?可自己错在哪呀?他始终没有办法不为自己的屈辱叫苦,但是也只能为自己的不幸在思想上强加分析和检讨。他得承认,他小看了社会。他把大学里的那种学术拿到社会上实践,就是个错误。他更得检讨,他利用关系走进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更是大错特错。如果他安安稳稳地到自己家里去上班,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他自觉在他所经历的事中,他也负一些责任。他更看清楚了,不是你的圈子别去挤,伤自己。  童络落寞地走出派出所,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离开。回到家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很沉默。爸妈不明白,也不好问,只是很忧愁的担忧他的未来。一个师范生,窝在家里像什么?童洛很郁闷,也很烦躁,甚至在听到爸妈说到窝这个字时,很神经的和爸妈争吵了一回。可争吵过后,他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四)  有一次上网时,有陌生人给他发了一封QQ信。信里说:我知道你很委屈,看开些。学校新来了一位教师,据说跟镇长有亲戚。你该明白,这是一所名校,很多人想着法子进来。有些事情,你得看开。  这是什么意思?童络突然精神起来,反反复复把信读了很多遍,越读越觉得有内幕,越读越觉得事情很离奇。难不成他们故意……或者他陷入了潜规则……不行,他一定要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他不能这样含冤受屈,这关乎一个人的人品。人,一旦有了品格的污点——哪怕是被污点,以后做人都会矮人三分。他要去找那个五年级的玫玫,只有她可以洗刷自己的清白,可她会开口说出一切吗?童络到底是个热血青年,说干就干。第二天,一早用过饭就坐车去了玫玫家。玫玫不在家,她弟弟一个人在写作业。  童络小心翼翼地进了屋,轻声问男孩:“你姐在家吗?”  男孩抬起头来,闪着明亮的眼睛望着陌生的童络。  “你姐在家吗?”童络把买的东西放在男孩面前。男孩看着桌上的东西,突然说了句:“近老有人给我们家送东西。”然后翻着东西点评:“没上次的叔叔送的东西好。”  童络细心地问:“你叔叔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男孩埋头写作业,不管童络问什么他都说不知道。也许他真的不知道吧!童络想着。  等了大概一个钟头,屋外有女孩说话的声音。  “大妈,下地了?”  “哎,听说你家又来了客人。”  “是吗?”玫玫欢喜着跑进来。童络看到她时有那么一刻地愣住了。那天他看到的那个玫玫,虽说脸上有冷漠,却还存有阳光的气息。今天站在他面前的女孩,袒胸露背,擦粉描眉,完全是酒楼小姐的打扮。这?这是那个十五岁的孩子吗?她竟然被污染成了社会小摩女?  玫玫突然看见童络也有那么一瞬间地愣神,直到她好像记起了这张脸,才从漠视中变得有些惊恐。  “玫玫,你还记得我吗?”玫玫慌乱地转身就跑。童络跟着追出去……  在横穿马路时,童络抓住了这个不安分的小女生。她无所谓地被童络拖到马路旁边,然后冷漠地望着童络,不说话。  “你是个诚实的孩子,你能不能告诉我……”童络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玫玫白了他一眼,悠然自得地说:“我不是个好孩子,我一点也不诚实,而且我不会说实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童络竟然在一个小女孩面前束手无策。他不能打她,也不能骂她,只能来说服她,可是她偏偏又是个不认道理的人。  “我怎么了?我只是个孩子,老师您呢?您大庭观众之下扯着我的胳膊不放,您又怎么可以这样?”她反咬一口。  童络放开手,急忙对她说:“玫玫,你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行吗?”  “老师,您累不累?”玫玫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名誉问题吗?用得着这样追着不放吗?再说,证明了又怎么样?您还能回学校吗?老师,我奉劝您一句:多事不如少事。纠结在这件事上,没意思。反正就那么回事。”她倒教育起童络来了。  “你这孩子,不说实话还竟说一些歪理!”现在的孩子怎么了?  “歪理?”玫玫哈哈笑,“老师,亏您还是师范生,竟然还没我这个中学生明白。白活了!”  童络沉思在玫玫的话语里,一时间他也迷茫了……  没有了解到自己想要了解的,童络又陷入郁闷中。爸爸急匆匆跑回来,高兴地对他说:“络,村里现在需要老师,你去吗?”  童络一下子跳起来,不相信地左思右想。  “孩子,我跟你娘琢磨过了,去城市跟在农村没啥区别。而且在农村,你还能在我们身边。”爸爸高兴地说个不停。童络从嗓子里想喊一声:早这么说,还会有这些事情吗?  有些事情做决定时,问问自己:我们是顺从自己的内心,还是被别人的言语左右。 共 34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要做那些诊断分析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