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时尚

来不及好好爱你第九十七章时间煮雨

发布时间:2020-01-24 22:04:14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九十七章 时间煮雨

“苏家有个侍女亲眼看见夫人偷偷尾随苏恒安进了花园,当苏恒安离开花园时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疯言疯语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第二天,他就暴毙了。”

难道是左翼干的?不可能,他了解左翼,她定多是恶作剧,但绝不会伤害苏恒安。他阴着声音道:“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刑律官和前去调查的几个小侍卫,还有相国大人。”

格勒长宇沉思,没想到叔父也这么关心苏恒安的案子,看来这件事情,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我需要你办些事情,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格勒长宇拧着眉头,他一定要抢在前面,才能确保的左翼的安全。

格勒康泰也正纳闷苏恒安之死,他从医官处得知,苏恒安身上并无伤口,也不病史,也查验不出中毒,死因离奇,医官不知是无能还是荒唐,竟判定为其死于梦中。苏恒安自杀的可能性几乎不成立,而平日里健硕之人又何故突然暴毙?

他了解自己的孩子,格勒长宇倒不会仅仅因为苏恒安如此稍有忤逆的进言,就将他灭口,这么残忍的事。

若死于梦中并不是荒唐之说,格勒康泰能想到的只有两个人,一个人是柯曼娜,他亲眼目睹曼娜的阴阳之术,此术能召唤亡灵,是否也能将活人的魂魄招了去?可是,柯曼娜的动机呢?苏恒安奏请格勒王充盈后阁一事,正是她所想要的,她拍掌歌颂还来不及,没理由对苏恒安下手。

另外一个人,便是斯捷左翼,一来,传闻斯捷家族幻术举世无双,能杀人于无形。对付苏恒安这样一个文官,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二来,她有动机。而且斯捷左翼看似柔弱的女子,但其实性情尤为刚烈。据宫中人来报,斯捷左翼和长宇因为此事公然闹得不和,大吵大闹。

难道真的会是她?

若真是斯捷左翼,格勒康泰暗想,那么,他便将计就计,顺理成章的将柯曼娜扶上夫人之位。

格勒长宇自从当上了格勒王之后,听信一些不知量力的老臣之言,渐渐对他有些疏离,开始不听话,想要挣脱他的掌控。哼,格勒康泰是看着他长宇从穿开裆裤长大的,他动一动手,他都能猜到他长宇想什么。现在初登王位,屁股还没坐热,就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想要撇开他独立行走,他还嫩了些。

若是借此机会,将曼娜安插在格勒长宇身边,他无非是多了一个最好的眼线和最好的棋子,一举两得。

格勒长宇知道左翼有些意气用事,有些任性,但她秉性纯良,他相信左翼不会杀害苏恒安。不过,在如此风口浪尖之上,若是让人知道她曾在苏恒安家出现过,便就百口莫辩了。他暗地里命人将知道此事的人截了去,暂时先将此事封锁。

但他心中仍是不安。目前情形来看,定是有人有意要栽赃嫁祸于左翼。可是会是谁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

苏恒安是叔父的人,他的嫌疑是不是可以排除?

左翼若是受到牵连,直接受益的人便是那些觊觎凤位的女子。难道与苏恒安提及迎娶新夫人,那些想要入宫的女子有关?

亦或者是幻族人的报复,用此法迫害左翼?

他想着事情,不知不觉已回到阁院。

左翼见格勒长宇低头沉思,见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像是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她想来也许是朝中之事让他烦忧。她迎上来,拉着长宇坐下,煞有介事地帮着格勒长宇捏捏肩膀,边道:“夫君今日一定忙坏了,就让娘子我帮你放松放松,可是和嬷嬷新学的推拿手法哦!怎么样?客官,舒服么?”

“嗯。”格勒长宇勉强笑了笑,气压却很低。

左翼停下来,道:“长宇,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格勒长宇迟疑了下,左翼原是不食烟火的女子,仿如仙子,出尘不染。若是还留在那斯捷城里,她会保持着她单纯的心幸福的生活。可是随了他来到格勒城,有太多的事情身不由己。

格勒长宇问道:“你怎么会出现苏恒安家?”左翼突然抽身远离格勒长宇,他没有拉住她。长宇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她确信自己做的很小心、很隐蔽。

“你是怎么知道我去苏府的?”左翼问道。

“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了我。左翼,现在事情的问题不再这,而是,你去过苏恒安家的第二天,他就死了。”

“苏恒安死了?”左翼不敢相信,道:“他怎么会死了你?”

“你去找苏恒安做了什么?”

“他怎么会死了呢?他怎么死的?”

“医官评断他是死于梦中。左翼,你要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我没有伤害他,长宇。”

“苏恒安死因很力离奇,是死于梦中。”

“那又如何?”格勒长宇的话似乎戳中左翼的某一点,她觉得格勒长宇不相信她,她道:“长宇,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告诉苏恒安死得离奇这件事,你这样,是不是在怀疑我?”左翼心虚,她只是一时看不惯苏恒安横加干涉他们之间的事情,决定给他一次教训罢了。他为什么就死了?这不是她的本意,她并不想这样的。

格勒长宇有些生气,左翼说他不相信她,可是她为什么也不相信他。他道:“我不是说过,这件事由我来处理么?你为什么要去找苏恒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不是的,长宇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觉得,我可以用幻术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他忘记这件事,那样,他就不会再提,也不会让你为难了呀,可我真的没想要伤害他的。”

左翼以为格勒长宇会感激她,会将她拥入怀中,摸着她的头安慰她。可是格勒长宇却没有这么做。而左翼心中五味杂陈,自己又做错了,又给长宇添麻烦了么?她道:“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不想的。”

福州市按摩医院
巴中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宝鸡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南宁专门治妇科医院
菏泽有妇科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