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时尚

燕赵为何多慷慨悲歌之士关山远

发布时间:2019-04-23 21:43:17

雄安新区设立,引发热烈反响,许多人开始认真关注河北和河北人,想起一句耳熟能详的话: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燕赵是河北的别称,燕赵大地,东临渤海,西接太行,北依燕山,南望黄河。这片大地历史灿烂、英雄辈出,但为何特称多慷慨悲歌之士?要溯源到战国七雄之燕国与赵国了。一

在今天回眸两千多年前维系了两个多世纪的战国时代,战国七雄的气质,有着显著的差异:齐国富庶而尚空谈,楚国广袤而图安逸。相比野蛮凶悍、迅猛崛起的秦国,魏国则是一个江河日下的骄横却疲惫的老牌强国。韩国呢,纯属墙头草角色,跟在强国后面,强国吃肉,他喝汤。秦国统一六国,个灭的就是韩国,后者基本上没有像样的抵抗。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么,齐国是富,楚国是虚,秦国是狠,魏国是狂,韩国是滑。

占据着今天河北之地的燕赵呢,赵国是累,燕国则是苦。

地域性格之说,颇为流行。中国学者曹世潮多年潜心研究国家民族性格之形成,他认为,世界各族群乃至国家在形成的过程中,无一不在、地理环境的强烈影响下形成不同的特性,随着历史、生产力的演进,宗教、制度及文化都留下了强烈的烙印。

今日世界如此,当年战国亦如此。

从地形上来看,赵国乃所谓的四战之地,西有虎狼之秦,东有富强之齐,南有凶悍之魏,北边有林胡、匈奴、东胡、楼烦诸多游牧民族,还加上一个不时趁火打劫的小兄弟燕国。赵国常常面临多线作战,一边要应付其他诸侯国的攻打,一边还要防御北边游牧民族的侵扰,疲于奔命,是一个累得死去活来的国家。

燕国也好不到哪里去,偏处东北一隅,苦寒之地,人口稀少,土地贫瘠,加上北临东胡等游牧民族,南又与强国齐赵相邻,在历史大舞台上,往往是以小角色身份出现,但偏偏历代燕王还不甘心充当小角色,要刷存在感,常常发兵攻打他国,人昏庸,胆儿肥,结果把国家整得更苦了。

远在春秋时期,赵国还未产生,燕国不堪北方游牧民族的打击,两次被迫迁都。公元前664年,山戎大举来犯,燕国抵挡不住,国君燕庄公只得向齐国求援,当时齐国还是齐桓公在位,春秋五霸之一,确实霸气,率兵反攻山戎,灭之,同时顺手把孤竹、令支也给灭了。

燕庄公感激不尽,亲自送齐桓公归国,一直送到齐国境内,还依依不舍。春秋时期,诸侯还是颇讲些礼节的,齐桓公虽然是霸主,但还是很清醒,赶紧说:哎呀,我不是天子,您作为诸侯,我们是平级的,您不宜送我出境啊,这样搞得我就对燕国无礼了。当时史官可厉害了,若在竹简上刻下这无礼之举,对好面子的齐桓公来说,大大不利。怎么办?毕竟是霸主,任性,齐桓公大手一挥,把燕庄公送行入境所到的齐国一块地划给燕国了。

可见当时齐国之大与燕国之小。

山戎、孤竹、令支覆没了,北方又冒出林胡、东胡、楼烦等,还有持续骚扰中原王朝直至南北朝的一号反派匈奴。遥想当年,燕与赵北境的烽火台,总是狼烟滚滚。二

两百多名精神近乎失常的赵国少年兵,衣衫褴褛,满身血污,连滚带爬回到了邯郸城,逢人便说他们刚刚离开的地狱:长平,主帅赵括被乱箭射死,40万赵国降卒被屠戮。史书记载,血流淙淙有声,杨谷之水皆变为丹,尸山血海,冤魂无数整整40万啊,赵国几乎家家都有死难者,整个国家,子哭其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弟哭其兄,祖哭其孙,妻哭其夫,沿街满市,号痛之声不绝。

这是秦国的心理战,故意将这两百余名少年兵放回来。他们想用巨大的恐惧,彻底征服赵国。

但是两年后的邯郸保卫战,尽显赵国人的顽强与坚韧。

秦国大军杀至邯郸城下,赵国则坚壁清野,放弃野战和卫星城,集中各地的守军及粮食全力保卫都城。赵军精锐士兵已于长平之战中损失殆尽,守城主力多为老人和孩子,年轻士卒不足十万,御林军也已站上城墙。但是,他们悲愤有士气长平之役,几乎每家皆有丧子、丧夫、丧父之痛。同仇敌忾,誓死血战。

好在,指挥邯郸保卫战的是名将廉颇。秦军久攻不下,伤亡日甚,而赵军在守城之余,还能派出少量精锐部队出城突袭秦军营栅,虽然突袭者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但秦军伤亡更为惨重。秦军不断增兵、换帅,邯郸到了危险的时刻,却仍然不屈不挠,殊死抵抗。廉颇终日带甲卓立城头,赵相平原君赵胜更是散尽家财于士卒,编妻妾入行伍。终于,在苦苦支撑一年多时间后,援军来了,大雪纷飞之中,魏国信陵君指挥魏楚联军,对秦军发动了强大的攻势,魏军击于西,楚军击于东,赵军应于内,秦军三面受敌,全线崩溃,联军乘势收复河东六百里之地,其威大震。

孟子说过,春秋无义战。他要是能再活两百年,肯定会感叹:战国太残酷。

春秋初期,大小诸侯国若雨后春笋,多达140余国,互相攻打兼并,大浪淘沙,到战国初期,只剩二十余家,仅剩七雄,互相厮杀,加以各种阴谋阳谋、连横合纵。史家一般以赵、魏、韩三家分晋,作为战国之开端。战国这两字很形象,据统计,战国时期,有大小战争二百三十次。相比之下,春秋诸侯之间的战争,更类似一种仪式,双方战车对攻,输者服气,赢者大度。战国的诸侯战争,则残酷无比,一是各国能够动员的战争资源空前强大,常常数十万人对阵厮杀,二是以自己生存、消灭对方为目的,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尽可能多地杀死对方有生力量,成为衡量战争胜利的可怕标识。

赵国人的尚武与强悍,是连年不绝的战争培养出来的。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一句名言:战争是万物之父,也是万物。这话有些,但对于赵国人来说,却是很贴切的。战国四大名将,白起、王翦、李牧、廉颇,前两位是秦国的,后两位是赵国的。赵国名将,而赵人关键时刻也近乎全民皆兵,强敌环绕,赵人为了生存,只能培养出团结、耐苦、善战的性格,才能在乱世生存。燕惠王有一次问名将乐毅的儿子乐闲,能否攻赵?乐闲回答说:赵邯郸,四战之国也,其民习兵,伐之不可。意思是,赵国人擅长打仗,不要去攻打他们。

当然,燕国人也是相当尚武的,他们所处的环境,战事频繁,也不比赵国好多少,动不动强敌来袭,只能举全国之力抵抗。燕国人的刚烈,还因为在大厦将倾的绝境中,出了一个策划中国历史上刺杀事件的燕太子丹。 (上)

关山远

(:丹微)

一岁半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孩子每次睡觉时咳嗽
孩子老咳嗽不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