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旅游

留守娃成长史叫姨父做爸性启蒙靠黄片热点资

发布时间:2019-08-19 22:57:38

留守娃成长史:叫姨父做爸 性启蒙靠黄片,热点资讯,

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亚洲雄风震天吼”的歌声传遍大江南北。刘亚,就在那年出生于北京,一个月之后,被送回老家江苏如皋。他父母刘国平、夏莲英是缝纫师,北京早的一批打工者之一。

20多年后,刘亚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北京。在他出生地附近的一家单位工作,是名会计。白皙的皮肤,很有神的眼睛,谈吐富有条理但表情略带羞涩,刘亚象父辈一样,继续在外打拼。

“我叫姨父做爸”

岁月沧桑,故地已经面目全非。但刘亚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一草一木仍十分熟悉,知道那里曾经有过游泳馆,那里有过医院。他小的时候,每逢暑假都会与同样留守在老家的姐姐一起来北京见父母。“小时候来这里好像没什么感觉,只是北京有超市、有公园,可以来学点东西,我在附近的游泳馆学会了游泳。”刘亚淡淡地说。

刘亚小时候一直寄居在姨父家,上幼儿园的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每天都有爸爸妈妈接送,有一天刘亚实在忍不住了,回到家里对着身旁的姨父叫了声“爸爸”,把姨父吓了一跳,要他以后再也不要叫了。从那以后,刘亚一年难得有几次机会叫声爸爸。

“有一次,我妈要回北京了,我当时好像有预感,缠着她就在她身边玩,姨妈怕我妈不好脱身,硬是带着我到别处玩,回来后就找不到妈了。听说,妈一边溜一边哭,我和姨妈也一块放声地哭。”

久了之后,刘亚把姨父姨妈家当成了自己家。“妈妈有一次把我接回家过年,洗漱的时候,一只老鼠溜过来,我对妈说了句:‘呀,你们家还有老鼠,我们家从来没有。’”十多年过去,刘亚谈到此事,笑了起来。

从爷爷家拿了只水瓶

姐姐刘燕一直寄养在舅舅家,有一次不小心把舅舅家的开水瓶打破了,刘燕偷偷地走了三十多分钟到爷爷家,把爷爷的热水瓶拿过去替上了舅舅家的。两只热水瓶长得模样差不多,舅舅一时还没认出来。

刘亚也是这样,新学期到了,还没见姨父给交学费,刘亚很着急,又不敢跟姨父提起。他骑车去找爷爷,要爷爷把学费交了。其实姨父是小学校长,刘亚的学费从他的工资卡直接扣除,只是没有跟刘亚提及此事。

刘亚认为自己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说,住在别人家,没有资格不懂事,没有资格去瞎玩。

“我很少哭,爸爸打我的时候没哭,姨父打我的时候也没哭,但高三第二个学期感觉压力大,物理成绩怎么也上不来的时候,我躲在被子里哭了半宿。觉得对不起爸妈。”

因为这事罚跪了

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刘亚都跟一个女孩同桌。女孩是班上成绩的,人也很好,刘亚特别喜欢她。有一次,他找机会去女同学家玩,一直玩到晚上六点才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刘亚感觉有点不对,总觉得有人喊他的名字。回家才知道,因为他没有告诉姨父、姨妈就出去玩了,他们很着急,分头到处找他,邻居也都全部出动,有的邻居去河边看他有没有被淹死,有的邻居还去茅厕看了看,怕刘亚一不小心掉到茅厕里。回到家后,从来不责骂刘亚的姨妈很生气,要刘亚足足跪了20多分钟。从那以后,刘亚每次出去玩,如果姨父姨母不在,他都会留下一个纸条,告诉他去那儿了。

高一同桌给他性启蒙

“青春期,姨父姨母、爸爸妈妈从来没有给我讲过性的问题,性这东西让孩子自己慢慢去了解,我是给高一同桌启蒙的。”刘亚青春期并不叛逆,但对于身体的变化还是充满好奇与冲动。他这位同桌爬围墙出去上了,在上看了黄片后偷偷地跟他讲。

在刘亚看来,这位同桌的分享也许还算不上真正的启蒙,真正的启蒙是上大学看了“毛片”之后。

刘亚所在的学校,没有专门的生理卫生课,老师只在生物课上轻描淡写地讲两句性,但对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他们仍听得很投入,虽然这远远没有解答他们心中的疑问。

生命中的另外一对爸妈

“将来你可以不孝顺我们,但你不能不孝顺你的姨父姨妈。”刘国平对儿女充满愧疚,但要儿子对养育他们的姨父姨妈感恩。

“姨父是个非常正派的人,我觉得他特别像明星王志文。王志文演过一个很正派的人物,我看了那个电视剧后就觉得他俩特别像,而且确实也长得像。”

因为姨妈需要去带孙子、外孙,刘亚与姨父生活的时间是长的。“姨父对我,比对他自己的孩子还要好,每天早上,把我叫醒,带着我去上学。他虽然很严厉,但我一点都不怕他,因为知道他疼我。”

上中学的时候,由于学校离刘亚的爷爷奶奶家比较近,刘亚搬去与爷爷奶奶一起住,但每周五一下课,姨父就会骑着车去爷爷奶奶家接我,不管刮风下雨从不间断。“每到周日吃中饭的时候,我就心里特别难受,因为又要离开姨父去学校了。”

“姨父送我到学校后,我都会在桥边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了才回去。” 刘亚回忆起当年上学时的情景。

长大之后,小时候的记忆反而清晰起来,刘亚从小体弱多病,姨父需要经常带他去看病,有时是在月朗星稀的晚上,有时是在风雨交加的清晨。

誓言两个“绝不”

刘亚还是单身,但他说如果以后有了孩子,绝不让他们成为“留守儿童”。他说,虽然现在感觉不到痛苦了,但当时确实是很惨,很可怜,孩子成长的过程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

刘亚还有一个绝不。他说,以后自己要么找个北京姑娘结婚,要么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北京户口。总之,绝不会在没有北京户口的情况下,让孩子在北京上完中学后再回老家参加高考[微博]。“在北京学的比较轻松,回家后完全无法与老家的孩子竞争”。

“我姐有个朋友,她说自己的孩子要提前到8点钟上学了,很辛苦。其实在我们老家,孩子6点就上学了。大家智商都差不多,考试成绩的好坏其实与投入学习的时间直接相关。”刘亚感叹道。

刘亚高三第二学期的时候从来没有在晚上12点前睡过觉。“有时凌晨醒来,灯还开着,书放在身上,我睡着了。”

好生活靠自己打拼

长期的留守,刘亚认为可能让自己变得内向,而且不够自信。但是对于父母,刘亚没有抱怨过。他说,“你不能对父母要求过多,尤其是男子汉,你要好的生活,应该自己去拼。现在有些人讲‘拼爹’,但我一直觉得应该靠自己。”

当时父母把刘亚放在姨父家,就考虑到姨父是校长,有个好的教育环境。他的不抱怨,也与姨父潜移默化的教育很有关系。“他一身正气,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的思想比较传统,是‘90后的身体,至少80后的思想’。”

父亲刘国平到北京33年了。“他一天要裁上百条裤子,还要摆摊,裁好后拿回家让我妈和几个徒弟做。太忙了,那有时间管我?”刘亚说,父亲为了让孩子有更大的发展,只好来大城市赚生活,所以他很理解。

(本文涉及人物全部为化名)

建微商城的费用
微店卖什么
微信卖水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