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育儿

网络视频调转船头从YouTube模式奔向

发布时间:2019-06-16 11:54:52

国进民退的新格局下,视频站开始调转船头,由原先推崇的用户上传的YouTube模式,向有正版内容、能植入广告的hulu模式转移。

YouTube模式向有正版内容、能植入广告的hulu模式转移 插图_刘志泉

YouTube和hulu对比

在络整风运动之下,国家队、门户队、地方队、搜索队的先后涌入,让原先被称为烧钱坑的视频站未来有了成为聚宝盆的可能。池塘在扩大,小鱼却被踢出局,络视频成了大佬们的新游戏。国进民退的新格局下,视频站开始调转船头,由原先推崇的用户上传的YouTube模式,向有正版内容、能植入广告的hulu模式转移。南都周刊_秦旺 实习生_吴曙良

就像玩游戏,前面的BOSS都不会太强,等打通若干关卡后,BOSS会强悍到不讲道理,可是相应地,我们的等级和战斗力也比游戏之初提升了不少。土豆CEO王微说这番话的时候,中国的络视频行业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局。

在《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严格执行后,这个昔日让人望而生畏的烧钱坑,如今正成为一个聚宝盆,各路资本大鳄纷至沓来,去年12月,中央电视台重金打造的国家络电视台CNTV上线,拉开了这场大戏的序幕,中国互联历史上,首次出现了国家背景的综合络视频平台。

而在国家队成立6天后,四大门户之一的易,也推出了自己的视频频道,主要有、娱乐、生活、纪实、影视和访谈等6类内容,门户队带来的效应还不到一天,另一个互联大鳄百度,也宣称要组建络视频公司,为游戏增加了一支搜索队。

王微2005年创立土豆时,他的竞争对手只有PPStream或PPlive,稍后有了优酷和酷六,他们都是平民创业,既没有显赫背景,也没有大企业做靠山。王微庆幸他早了5年创业,让他能通过练级建立用户和品牌优势,如果放到现在,恐怕他再有本事也避免不了被秒杀的命运。

新狂潮

在互联实验室总裁刘兴亮的记忆里,现在可看作是资本对络视频表现出的第二波狂热潮。次是2006年谷歌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让无数风投开始涌入这个新兴的互联应用,所有人都相信络视频赚钱似乎就是明天的事。

一时间,中国也涌现出数百家视频站,谁知直到现在,YouTube还未踏进盈利大门,而视频站烧钱的速度,却一路狂奔,从每月烧钱的数量从上百万直升到了现在的上千万。这等疯狂的烧钱速度,就算是腾讯、新浪等老牌站都不敢贸然尝试。刘兴亮对那时的疯狂记忆犹新。但过度狂热也带来了恶果,2008年下半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视频站大军们的资金链也受到了影响,投资者抽身离去,甚至传出风投撤资56的传闻,

正因为急需资本输血,去年11月酷六心甘情愿被盛大全资收购。可对很多中小视频站来说,冬天的寒流还没结束,监管部门又念起了紧箍咒,先是颁布许可证,后又号令打击盗版,几番折腾之后,能成功度过2009年的已只有不到20家。

而反盗版之争更是2009下半年视频站的主题,一场接一场的商场暗战竞相上演,在北京优酷与搜狐的官司还未终结,在深圳又上演了反盗版联盟与迅雷,在同一个场所召开发布会,并大打出手的闹剧。

宛如商业大片的戏剧情节,让外界看到的是络视频一片乱象,不过让视频站们感到头疼的是,先前传出的国家络电视台的传闻,到年末伴随着互联的扫黄整顿,不幸变成了现实,而在国家队的后面,湖南卫视将金鹰旗下的芒果络电视剥离出来,进行独立运营,上海文广SMG也急忙透露,正准备推出自己的络电视。这些裹挟着内容优势以及政府背景的卫视台,无疑将对现有行业秩序造成新冲击,络视频仿佛又将迈入一个纷争的新时期,可偏偏就在此时,易和百度却逆势而上了。

早在2008年奥运会时,我们就确定要做络视频,只是一直在筹划并在等待一个时机。易总李甬说,几年来很多创业先驱们的实践,让中国的2亿多民养成了收看视频的习惯,也让广告主看到视频站的广告商机,这些都为易进入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易CEO丁磊亲自制定的视频计划中,李甬是这项业务的负责人。

事实上,视频站们在2009年的广告表现,确实可以让传统门户们感到惊讶:去年优酷凭借着与诺基亚合作的直播演唱会,同康师傅合作的嘻哈四重奏等为代表的创新营销,让自身的收入达到了2亿元,相比2008年增长了一倍,第二名的土豆,同样实现了收入过亿。

做络电视台

但是,这样的成绩仍然没有让优酷或土豆达到盈亏平衡,目前整个视频行业的盈利,还只是一个存在于未来的理论估值,而在所有国进民退的行业中,络视频是的特例,还没人赚钱,国家队就迫不及待地进入了。

问题在于络视频行业的特殊性,一个小细节是,去年国庆60周年游行,土豆与国务院办领导的中国联合,进行了长达17小时的络直播,这也是中国互联历史上络直播时间长的一次,当天统计有超过2000万民观看。

原本草根化的络应用,如今也得到了庙堂之上的承认。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对80后和90后等群体来说,泡看视频的时间远远高过看电视。这就是络视频的媒体价值,而媒体既能带来广告,也能传播影响力。这也是丁磊决心要做络视频的原因,在四大门户里,易一直都没有自己的视频频道,按照他们的说法是不想仅做一个播放影视剧作品的渠道,或者人云亦云分享视频站。

我们的目标与央视一样,就是要做络电视台,实现媒体价值。李甬举例说,比如做美食电视栏目,易不是简单主推各个电视台的美食栏目,而是将美食栏目中具体的菜品切割出来,与其他美食栏目的相同菜品整合,组合成全新的视频内容呈现给互联用户。

这听上去就像易的图文板块,将各平面媒体的内容经过,做成一个专题,但这正是易乐于做的事,我们的节目要能体现易的立场和思路。虽然这么做有点历史倒退,门户站是web1.0时代的产物,而一般认为络视频是web2.0时代的产物,但恰恰此时中国互联的风云变化,让络视频往媒体化转型更有发展前途。

去年12月5日,BT被封,继而整个互联大整顿,大批没有牌照和以盗版为内容源的视频站,被铁腕肃清。结果短短数天时间,56CEO王建军喜悦地发现,他们的流量增加了10%到20%。

迅雷COO罗为民也认为自己占了先机,因为他们在2008年拿到了《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而未来要拥有一张《许可证》经营和影视剧,注册资本金必须达到2000万。

就在互联整顿时间内,优酷第四次获得了私募的垂青4000万美元,另一家视频站PPlive,也拿到了上海市政府引导基金以及软银中国等机构的上亿元投资。原本做络视频直播的PPlive,也悄然更换域名标识为PPTV,就是要转型做络电视台。据说,为了拿下的域名,他们在去年10月砸下180万元重金。

对拿到牌照的大视频平台来说,现在反而是有利的时机,因为池塘里的鱼变少了。罗为民说,一边是池塘在扩大,一边是限制小鱼进入,大鱼无疑能捕获更多的鱼食。

未来只有Hulu?

不过,在一个限制的池塘里,考验大鱼们的是播放内容的丰富量,中国络电视台成立后,根据央视的资料显示,他们潜在拥有的内容,除了中央电视台每天750小时的节目资源,还有常年所积累下的40万小时影像资料。

事实上,CNTV是与央视络传播中心平级的机构(正局级),具有独立采编权,央视络电视台筹备办公室主任单晓蕾也介绍,CNTV一方面要自办络电视节目,另一方面会从海外引进具有独立版权的节目,同时还将与各地方台合作,吸收地方台及其他媒体机构的节目源。

携海量内容资源的国家队的进入,势必会加剧版权争夺战,民营站会更加重视内容的合法性,并不得不在版权、上传、内容审查上与CNTV看齐。

互联关键的竞争因素是用户,那个站上有《神话》,民就去那个站上看。终核心问题还是内容,谁能够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拿到民喜欢看的节目谁就是赢家。尤其是版权费日益高涨后,罗为民坦承这已是视频站继带宽之后第二大支出。

而自YouTube和Hulu诞生以后,国内的络视频就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发展之路:一是依赖用户上传的内容,土豆和优酷就是靠着此模式起家,第二条是引入专业机构制作出来的内容,比如PPstream和PPlive。

可惜的是,因为视频制作成本要远远高于文字和图片,而中国普通家庭,DV摄像机普及度又远远达不到美国的水平,因此,中国络视频行业产生了一个怪现象,原创内容奇货可居,一些视频站直接到其它视频站,大批量地复制视频短片,甚至是影视剧内容,互联观察家谢文曾感叹这等于是打着分享的旗号在搞盗版。

既然上传视频的版权问题说不清楚,广告商自然也担心牵连官司或影响品牌形象,不敢轻易投放广告。这样的现象一直让王微等视频站的先锋者感到头疼,并无奈地评价说,灰色内容可以产生庞大流量,但却近似于工业废水,毫无价值。

国家络电视台成立后,标志着中国络视频全面进入Hulu模式为主的阶段,谁不转型就可能输掉比赛。刘兴亮说络视频的两个支柱,代表民间和原创力量的YouTube已经衰弱,而代表专业的工业视频 Hulu则正在中兴。

尽管王微的土豆还在坚持自己的理想,会继续推出用户创作并上传的视频,但他们今年的发展大计全土豆计划,已把重点放在引进版权和自制内容,并为此将投入超过1亿元资金,这相当于去年土豆全年的广告收入。土豆的对手优酷CEO古永锵在获得融资时声明,其用途同样与土豆异曲同工:新资金将用于扩展经过授权的工业视频和专门为络制作的内容。

事实上,看看上线的CNTV的视频栏目设置就会发现,除了hulu式的爱布谷,还有YouTube式的爱西柚,但看看两者页先后以及流量对比,谁轻谁重就已经一目了然。

我们丧失了个性化内容平台的发展机会,过去几十年我们一直在看《联播》,现在就算到了web3.0时代,很可能还是看《联播》。刘兴亮说,对个人终端用户而言,这无疑是的遗憾。

白癜风传染
结节性痒疹
黑变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