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株洲信息港 > 体育

那些年黄桷坪火锅以牛为主不吃猪肉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8:36

那些年,黄桷坪火锅以牛为主不吃猪肉

徐庆华:90岁,解放前是九龙坡黄桷坪义贤村三堂馆老板。

我是1924年出生的,老家在现在的曾家。十二三岁时,我就在曾家一个亲戚开的旅馆里打工,白天一大早就要起来,干到晚上才收工回家。在那里,挑煤炭、推豆花样样都干。

在白市驿学会了做菜

后来我从曾家到了白市驿。在白市驿,我向一个叫林汉成(音)的师傅学习做川菜,红案、白案都得行。后来我还学了一些菜,当时小洞天的菜我基本都会做,发海参这些都没得问题。

白市驿当时好热闹,馆子很多,我还记得有个叫东来阁,有个叫民生食店。而当时白市驿有个军用机场,所以有很多美国兵。在白市驿,我还亲眼看到过空战,当时是苏联制造的“乌棒”飞机(注:苏式伊-16、伊-15战机)同日本飞机在空战,我看见一架日本飞机被击中两次后就掉了下来,直接掉在了一个庙子里。

我还记得当时有个叫宋云生(音)的中国人,他是专门为飞虎队的飞机画画的,后来去了印度。

在黄桷坪做学生生意

20岁那年,我离开白市驿到黄桷坪,那个时候没得公路,我是翻歌乐山走过来的。到黄桷坪,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在这里开了一个小食店,叫桃园食店,主要卖锅贴、水饺、煎包、抄手。

当时的黄桷坪也很热闹,主要是有很多学校,比如说交通大学,还有一个从江津白沙搬过来的国立女子师范学院,学生很多。现在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的物价很低,当时我们馆子卖宽面,红烧牛肉面的价格是1角2,小面是8分,一个烧饼是3分。当时用的都是法币。

那个时候,黄桷坪街上的大馆子不多,我记得有个白沙食店,是江津白沙人在这里开的,主要卖面食。还有一个天津馆,是北方人过来开的,主要卖炒面、烧饼。而其它小餐馆就多了。桃园食店在当时的黄桷坪街上算是小餐馆,我们只有四五张桌子。

打会集资,经营饭店

在桃园食店我做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就自己出来做了。当时我认识了一个姓晏的人,他在大学里面当厨师,他告诉我黄桷坪有个经济饭店,有6个股东,由于饭店生意不好,他们不想做了,晏就问我想不想入股一起做,我就决定入股。

在桃园食店打工的时候,我每个月要存2块钱,一年下来就有20多块钱,然后我又通过打会(注:集资筹款)筹了一些钱,所以我就成了经济饭店的股东。

经济饭店的规模就比较大了,有七八张桌子,主要是卖肉丝、肉片、腰花等炒菜。那个时候,做餐饮还是比较赚钱,一份荤菜的价格基本上是一斤肉的价钱。经济饭店就在今天四川美院隔壁“胡蹄花”这个地方,附近学校的学生也在我们这里吃饭。

但当时在九龙坡,黄桷坪还不算热闹的。杨家坪和河对岸的李家沱还要热闹些,主要是那两个地方有大的工厂,所以有很多工人消费。

物价飞涨,曾用棉纱当饭钱

我在经济饭店做了一段时间,就另外开了一个馆子,叫义贤村三堂馆。当时是因为我和晏有过约定,经济饭店由我们每个人轮流做半年,我的半年做满了就该他来做了。义贤村这个名字是我取的。

义贤村三堂馆什么都卖,包括面食、炒菜、豆花饭等。当时这种馆子很多,生意还可以,但是很累。每天四五点钟就要起来做,有段时间买肉都要半夜三更去买。我们都买腿子肉和胛子肉,一天要买两腿两胛,当时没得冰箱,卖不完就把肉煮熟了第二天再卖。

义贤村三堂馆开起来后生意也不错,后来发展到有了12张桌子,请了四五个人。当时炒菜尽管都是传统川菜,但作料还是很讲究,当时在千厮门买猪油,不用菜油,味精是天厨牌的。

解放前两年,物价飞涨,金圆券、银圆券越来越不值钱的时候,我们还用棉纱来当饭钱。那个时候,一顿饭就换一绞棉花,还是很便宜。

当时餐馆都是些传统川菜,比如鱼,就只有红烧鱼等。火锅也有,但都是以牛系列为主,不吃猪肉。那个时候下馆子的人还是多。我记得有个菜后来很出名,叫“轰炸东京”,其实就是我们的锅巴肉片。

退休后还去当过炊事员

我的馆子一直开到1956年公私合营,当时清算后的价格是1975元。

馆子被合营后,有段时间改成了三八门市部。我后来到黄桷坪贸易公司当采购员。主要是采购大米、面、煤炭,还有餐厅的设备。我记得当时我去大足买过大铁锅,很大一个。

1984年,我从贸易公司退休,当时刚刚60岁。退休后,我还在外面上了几年班,先到九龙坡防疫站当过炊事员,后来又到新山村一个公司煮饭。当时不想再做生意了。

文·图/重庆晨报 许星

躺在九龙坡区铁路医院病床上的徐庆华有些虚弱。

从在亲戚开的旅馆打工到四处在餐馆帮工,再到与朋友合伙经营餐厅,到自己创业。徐庆华的大部分人生基本上围绕着“商”在进行。如今在病床边,我们开始倾听他的回忆,这个时候,他变得滔滔不绝。资讯录入:yz88yz88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微信免费小程序
如何申请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